主页 > 讯息生科 >Code4HK:全民皆拍的共监视时代,你準备好了吗? >

Code4HK:全民皆拍的共监视时代,你準备好了吗?

2020-08-13 阅读(8948)
Code4HK:全民皆拍的共监视时代,你準备好了吗?

摄录科技的普及,提供管控的便利,政府机关、民间机构、商户以至民宅都广泛安装摄影机作保安用途。另一方面可携式、佩戴式的轻型摄影机的平民化和流动通讯,诸如智能手机、Google Glass 、行车摄录器等等,则让一般民众也能够以自己的角度,随时记录以至直播身边发生的事(例如突发灾难的现场、车厢乘客的不当行为)。我们无可避免曝露在镜头下,同时也举起镜头捕捉他人。我们已步入一个共监视时代(Age of Co-veillance)。

Code4HK:全民皆拍的共监视时代,你準备好了吗?

(Surveillance versus Sousveillance, by Stephanie, Age 6. Source: Wikimedia Commons CC-BY-SA-3.0 )

Surveillance vs Sousveillance

共监视 (Co-veilliance)由 Surveillance 和Sousveillance 两个概念构成。 Surveillance 一般指器材固定在建筑物,以从上俯瞰的第三身视角进行的摄录。而Sousveillance 指器材由当事人手持或佩戴,从参与者的第一身视角进行的摄录。另一种从权力层级的看法是,Surveillance 是由权力构关或管理者的监视,Sousveillance 则是参与者(监视对象)的监视。

大至恐怖袭击、小至社区安宁,Surveillance 对防止犯罪和搜证都卓有成效,以至天眼几乎无所不在。面对国家安全的大义及犯罪率下降的确实数据,单以保障私隐为由去限制监控摄录机的使用往往显得无力。被监视者主动拍摄为自己发声,甚至反过来去监视监控者,似乎是更积极有效的做法。由此推展,以拍摄去监察当权者──逆向监视(Inverse Surveillance)是Sousveillance 其中一个重要範畴。现实例子包括: * 2007年加拿大魁北克一场示威中,警方被揭发派遣警察假扮示威者当中製造冲突。警方起初否认,但群众拍摄的片段清楚拍到蒙面肇事者穿着警靴手握石头。[2] * 2011年尼日利亚大选,民众以手机监察选举举报舞弊。[3] * 2014年香港港铁列车撞死唐狗事故,乘客以手机拍摄的片段揭穿港铁的声明与事实不符。[4]

Sousveillance 能提供更多角度去平衡和抗衡 Surveillance ,不过Sousveillance 自不是民众的专利。各国警察已陆续配备佩戴式摄录器,香港警察也已经在部分前线警员试用[5],据香港警务处称,对警员的无理投诉和挑衅因此大为减少。[6] [7] [8]

录像一定客观?

录像片段通常予人真实记录、客观可靠的感觉。但就跟传媒的报导一样,任何录像的角度和取材本身就代表一种立场。而社会心理学的研究更发现,录像的拍摄视角对观看者如何理解所拍摄的事件有显着影响,即所谓camera-perspective bias 。在一个实验中[5],模拟警员盘问疑犯的过程分别从三个不同视角进行拍摄:警员望向疑犯、疑犯望向警员、同时拍到警员和疑犯侧面的第三者视点。各个视角的录像分别播放给三组实验参与者并调查他们的观感。结果发现,相对于观看第三者视点的组别,观看警员视点的参与者更倾向认为疑犯有罪,而观看疑犯视点的组别更多地认为警员的盘问不当地引导作供。

录像 = 发言权

但无可否认,录像确是比单凭证言来得客观可靠,甚至乎令人觉得有录像才值得相信,相反没有录像就没有发言权。掌握越多资源(技术、资金、人力)能拍摄更多更清晰录像的人,发言就越权威。虽然摄录科技的普及将这种差距收窄,但录像的影响力增加的趋势同时可能放大资源差距造成的不平等,令技术弱势者更被边缘化。

因此,面对几乎全民皆拍、录像泛滥的时代,除了要进一步推动拍摄技术的普及至技术弱势者,也必须教育大众认识这种科技发展所带来的各种社会转变。

民间团体 /公民记者直播技术交流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344642262369249/)

Code4hk 成员会分享Hackfoldr, 71.code4.hk , 直播网络setup等等Resistance Live 及 香港独立媒体 成员会分享新界东北集会期间直播经验台湾音地大帝和 零时政府g0v.tw 成员也可能会参加视讯交流

日期时间:7:30pm

地点:香港城市大学 学术楼(一) Y5-203室

    Sousveilliance | WikipediaSûreté du Québec to review practices | The Globe and MailNigerian activist groups use mapping and mobile technology to prevent electoral fraud | The Next Web港铁撞死狗网民轰讲大话 | 太阳报 – 随身摄录机实地测试 | 香港警务处警队使用随身摄录机 | 立法会保安事务委员会 资料文件 (立法会CB(2)1031/13-14(03)号文件)警察新式武器 – 摄录机 | 《大学线月刊》 | 香港中文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警察随身摄录︰影响公平审讯权利? | 香港独立媒体网为甚幺警察不应/不能以随身摄录机举证?Videotaped confessions can create bias against suspect, study finds

(原文刊载于作者网誌游思・歪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