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应用服务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式改变香港 >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式改变香港

2020-08-13 阅读(9906)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式改变香港 图片来源:Davide [email protected]

半年前在网誌用英文发表了Code for Hong Kong的理念,周末22日的Hackathon前用中文写一次,也作点回顾。

为甚幺是Code,程式?因为我们相信科技创新是少数能突破香港困局的途径。

Eric Schmidt在《数位新时代》中写道:「在世界舞台,通讯科技带来最重要的影响是将权力重新从国家和现行体制分配到个人手上。」[1]

想改变社会的IT人如何自处?

香港人机不离手、社交网络发达,网上民生团体近年百花齐放。而我们相信,可以做的还有很多。 Schmidt访港时也留下一句「香港会为缺乏科研创业付出代价」[2]。 香港需要改变,正需要IT industry成长,发挥「创新和解决问题」的所长。

笔者做过几个Social-aware的网站,切身处地,Developer工余后再要一条龙写程式、架伺服器、推广….成效有很。 加上行内人都知科技跳得快,想变得专业往往要花费无限精力自修。 在各式各样「骇客松」Hackathon中,緃使有好意念,团队刚热身便结束,过后往往无以为继。 (first commit is last commit)

一个想改变社会的IT人,在「听日记住照常返工」下如何自处?认贪心,只好把两者合以为一。

Code for Hong Kong 希望创造一个Civic hacking平台,让人找到志同道合的团队和改变社会的意念,工余的“side-project”或学生的FYP (Final Year Project)不再仅实验技术,可以互相学习又有社会意义 。像网上游戏的公会,团结一起「升呢」。 自己发挥科技创新的专业,再连繫不同团体互助合作、协助发布到媒体,让意念得以实践。 “Drive social changes by code“,目标宗旨,是带进软体工业的文化,每人都可参与利用开放源码、开放数据去建构开放政府。

半年来,团体也作了不少尝试,试验了「市场」,首先集中在开放数据(Open Data)。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式改变香港

「即时新闻」以外,更需深入了解

冲击资讯世代的是「即时新闻」、「点击率」和「浅阅读 」文化,「薯片式」的新闻容易受欢迎,「多人LIKE」。 深入、Follow-up的报导较难得,读者也不一定有耐性看。 我们有点逆其道而行,不求标题 ,只希望市民能收到更多社会议题的资讯,讨论能更基于事实、更理性、亦更有效监察政府。 正好利用科技带来的数据分析,图象化(Visualization),互动希望杀出条血路。 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在外国大行其道时,香港主流传媒资源有限,要维持现况已有点吃力,较难製作详细而互动的Infographics。

预算案计算器、立法会投票光谱以至高铁工程进度时间表都旨在吸引可能「讨厌政治」的人,有切入点去关心其实本来切身的事物。半年来与g0vtw及Code for America联结数次讨论、预算案时和主场新闻、铿锵集等合作;和中大工程系及其他社企的合作也计划当中,我们大开眼界看到了无限的可能。而Code4HK不止于提供资讯促动理性讨论;关心议题,更关心背后的制度;因为我们要达到的不只是了解,更重于行动,即所谓的Civic Engagement。

重要的是把改变香港的力量聚合起来

香港社会运动寸进尺退。相信,不在于香港人没良知,更在于所谓「沉默的大多数」未认清自已的公民责任、未找到有效表达意愿的渠道。若每人能有效尽一分力改变香港,我们就能改变香港。

Code for Hong Kong:用程式改变香港

美国硅谷创新産业外有能和政府合作的Code for America,台湾有多年的开源文化支持的g0v.tw。 太阳花学运中,台湾人用iPad自发直播、用Google Spreadsheet统筹各种资源募集、在集会自建WIFI发射站。各种各样的App,把政府原本官僚的系统比下去、更让每人能接触及关心议题。 我们不能複製一个100% 的Code for America或100%的g0v.tw,而我们相信要知道「香港可以吗?」的答案,要去问。

愿景,是「开放政府」(Open Government)。网上流行一款游戏eRepublik,玩家扮演市民,人人可以每天登入以民主方式讨论及公投国家各种政策。科技能发挥代理民主的极致,市民能用最有效的方法去表达政见、参与决策。套一个Googler 的话:开放政府其实是把政府变成开放软体 ,「程式臭虫(bug)」无所遁形,因为每名市民都能动手「除错」(Debug)。用科技,能在不论所谓「本土」或「和理非非」背后找出最大公因数--香港市民实质的民意。

我们甚幺都没有,没有「权威」,也没有「水喉」,但我们相信能找到一群有良心有热血的人。 622星期天除了投票,也可参加我们于理大的Hackathon了解更多。很若你是有心的IT人/媒体/社企,很欢迎于Facebook, Twitter联络我们合作。

[1] “On the world stage, the most significant impact of the spread of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will be the way they help reallocate the concentration of power away from states and institutions and transfer it to individuals.”

[2] “your lack of software and science start-ups will hurt you in terms of your global ambitions”

标题为编辑所拟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