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应用服务 >自己的铜像自己救:从二宫金次郎、八田与一到蒋介石 >

自己的铜像自己救:从二宫金次郎、八田与一到蒋介石

2020-08-01 阅读(9786)

根据教育部字典释义,铜像意指「以铜塑铸成的人像,纪念有特殊勋劳的人。」

最近在台湾,蒋公铜像命运多舛。而在日本有一个人物,同样是铜像,却命运大不同。日本电视台由偶像团体岚所担纲主持的节目《岚にしやがれ》(台译:岚的大挑战)于5月30日播出的内容中,包含了一项抢救「二宫金次郎」铜像的计画。

二宫金次郎,又名「二宫尊德」,他是江户时代后期的农政家、思想家。从小父亲过世,必须要帮助家计的金次郎,并未因此荒废学业,他勤勉向学,白天砍柴晚上编草鞋,忙得很,所以连走路的时候都捧着书不放,只求争取时间多学点,后来也出人头地,深受藩主重用,并且用所学技术回馈乡里,日本的二宫神社就是用来祭祀他,而各地小学也广设他的雕像,其中又最常用他儿时边走路边看书的形象,来传达勤学精神。

千座以上的二宫金次郎铜像遍布日本全国,但由于少子化,许多小学开始面临废校命运,二宫金次郎的铜像从此无人瞻仰,只能过着孤苦无依的生活。岚成员中的二宫和也,因为也姓「二宫」,于是节目变策画了抢救铜像单元,要二宫和也到东京都青梅市七所被废校的小学中,「救出」同宗家的二宫金次郎铜像,争取市公所同意,再把它转送到需要的教育机构里。

节目是以一种调侃却不失礼的态度进行,用背景音与特效来烘托出这些被遗忘的二宫铜像有多孤单,也不忘介绍二宫金次郎生平,工作人员后来又在岐阜县本巢市、长野县北佐久郡中找到了一共三座孤苦无依的铜像,公开在节目的官方网站上募集愿意收留这些铜像的教育机构、团体。

节目的应募到8月底,所以这些铜像到底何去何从还未可知,但以岚的感召力,以及社群媒体上的热潮来看,已经话题十足,寻家计画应该很容易达成。

自己的铜像自己救:从二宫金次郎、八田与一到蒋介石

历史、记忆,都是抽象的,所以我们必须诉诸文字、塑造实物,来让后世人们有实感,对故事更有感,才能进而感同身受、触动心弦,内化到自身的精神中。日本的八百万神信仰,万物皆有灵,让日本人製作的铜像、认定的古蹟更多元,容易睹物思人,发思古之幽情,所以苦等死去主人的忠犬小八也能有一席之地,在涩谷车站还有一个以牠闻名的「八公口」。

重点就在于感动人心的,是故事本身,传达的那些意念令人会心,所以那些铜像足以屹立不摇,如果他们变得孤单、逐渐被世人所遗忘时,会有另一群人去拯救他们,因为还有值得他们去努力的理由与动力存在。

在查资料的过程中,笔者发现客委会的台湾客庄文化数位典藏库里,有这幺一笔资料:

「日本时代几乎各学校也都设有二宫尊德铜像,当时的瑞穗公学校也不例外,当时学生们还给祂取了一个外号『读书小童』或称『勤勉小童』。后来二次大战开打,日本缺乏金属,这位勤勉小童铜像就为国捐躯了。根据瑞穗公学校校友朱阿忠老师回忆:『当年他们在二宫脖子上繫上红带子,许多同学还特地的送祂到瑞穗车站,看他离开,大家都非常的不捨。』

民国98年瑞美国小兴建专科教室大楼,二宫铜像基座面临拆除命运。不过在校长及家长会长的支持下,最后将基座搬迁至恩师之碑旁安置。如今当年的小朋友都成了阿公级的老人了。民国101年6月,在新任校长翁玉女士及历任校长的支持下,在瑞美国小代课的黄家荣老师委託日本朋友前往日本购得一尊高66公分的二宫尊德塑像,并在瑞美国小家长会的支持下,将此塑像重新安置于原二宫尊德基台上。」

台湾目前存在的日本人物铜像还包括了颇为知名的八田与一,二战末期,南部民众感念八田贡献,在日本政府大肆徵收金属材料之际,偷偷藏起铜像,后来又担心国民政府销毁,直至1981年,这尊铜像才在乌山头水库重新立起。殖民时期,固然留存了一些痛苦的回忆,但或许我们仍可相信,有些记忆,有些过往,并不是那样二分法,而是能超越国界,永续地被记忆,被留存,因为他们值得。

自己的铜像自己救:从二宫金次郎、八田与一到蒋介石

有趣的是,最近有关二宫金次郎铜像的争议再起──因为如果把手上的书换成手机的话,不就是现代人边走边玩手机的坏习惯翻版吗?不会教坏小孩们吗?文明病争议出现,又惹得一群大人们伤脑筋了,不过,那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上一篇: 下一篇: